酒荡心

富贵山庄有客来

        他才到山下,一个半醉的中年汉子就拎着酒瓶悠悠走了过来,伸手想要摸他身后那只不苟言笑的雕。

       “多年不见了,来坐坐?老梁也在山上,摆个棋盘能看一天,喏,我给你留了半瓶好酒。”

       酒香如当年那般浓郁,可他还不想醉醺醺的上山,只好把瓶子揣兜里,回头再看一眼来时的路,滚滚红尘变得模糊不清。

      他拄着拐杖,走得缓慢,那汉子也不急,晃晃悠悠地跟着,时不时还哼个小调。山风拂过,幽幽琴声入耳。

     “黄老弟也来了?!”

     “啊,是啊,前些日子得了把好琴,可把他乐坏了。我这富贵山庄啊,改名叫琴棋山庄算了,哪天你也建一个,就叫书画山庄得了!还有啊……”

     那汉子絮絮叨叨,没完没了,山路中央的老者却不知何时丢了拐杖,银发中夹着青丝,时不时附和他一声,亦或是发出爽朗的笑声。

    

      江湖远不远?

      他们就在江湖,江湖怎么会远?

这个视频又名:佩里不容——星球日报老员工和小萌新的办公室恋情

布兰登超X亨超无差。大概讲了一个学长和学弟深情厚谊的故事。

原本想开开心心拉郎配,后来剪辑下去反而像是兄弟间的互相扶持(摔!)剪辑到后期还觉得BGM似乎有些不合适,然而快期末了没时间改了。就当做这是学长和学弟之间的【深情厚谊】吧

据说每一对西皮都有属于自己的《狐狸精》。

UP主表示皮这一下很开心。

以及,《卜案》恶搞群像应该会有第二弹,各位同好要是有什么想看的可以通过任何方式告诉阿婆主~~笔芯。

视频来源:《卜案》《西游记2》(TVB)

BGM:《百鬼阴阳抄》《风花雪月》《狐狸精》《有一个姑娘》《红玫瑰》《甜蜜蜜》《锦鲤抄》(看BGM就知道这个up主脑洞有毒)

CP混搭,主迟风,双郡主,不适者请绕行。如果大家喜欢的话,或许会有第二弹。

谢谢各位民家大佬给我资源(以至于我都忘记这个资源是谁给了,实在抱歉)。

以及,对某一对西皮或故事感兴趣的话可以在弹幕或评论里告知,或许我会写个故事什么的作为彩蛋哦。

我是学生,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氪星小子,请瞪大你的豆豆眼认真地回答我:“Do you bleed?” ​​​
想看有朝一日大超被捏脸(而不是被老爷揪头发扛起来)嗷嗷嗷

【陈浩民角色同人】三世长安

写在前面:这是一次三生三世梗,涉及的角色和作品有:李淳风&尉迟方(《卜案》)、独孤仲平&李秀一(《长安三怪探》)、胡铁花&楚留香(《楚留香传奇》)、纳兰容若(《烟花三月》)

以及,半人半狐的设定有参照《阴阳师》里安倍晴明的设定。

一.最是人间留不住,英雄辞剑花辞树

   尉迟方知道自己不是一个聪明人,尤其是在当年的随意楼楼主,当今钦天监太史令李淳风面前,自己有时候笨拙的话都说不清楚。

可他没想到,就是自己这么一个平凡又不聪明的人,无意中把这位好友的真实身份挂在嘴边,一喊就是数十个春秋。

   那年冬天他正病重,老朋友在他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换来他勉强扯起嘴角的笑:“妖道你啊,还不忘拿我寻开心......”

  他视线模糊,只能隐约看到李太史鬓边花白的头发和少见的,亮闪闪的眼睛,屋中的仆从全部都被遣了出去,只余下他们两人,和满屋子的药香味。

  “尉迟,”李淳风轻轻握住他的手,声音有些沙哑,“你的时辰到了,无论我用仙草还是法术,都留不住你......”

   尉迟方是铁骨铮铮的大唐武官,无论是当年年少气盛,还是如今卧于病榻,都不曾惧怕过死亡,可于这世间,也还是有着诸多牵挂,譬如眼前之人,和那人亲手酿制的好酒。

   “尉迟,我会去找你,你不会记得今生之事,可我总会在你身边。”妖道的声音忽远忽近,尉迟方想打起精神来听个真切,忽然觉得双目微凉,眼前一切变得格外清晰。

他看到了李淳风,那是很多年前他的样子,衣衫落拓,还围着那条皱巴巴的青色领巾,若不是他神色认真,尉迟方会觉得下一刻他就会从袖子里掏出几颗花生,再捏一颗最小的给自己。

是了,那是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

“尉迟,我当真没骗你,我生来就是半妖,与常人不同,你一定要记住我的样子,这样就算你下辈子一切都不一样了,我也能找到你。”

眼前恢复一片迷茫,似乎世间万物都渐渐归于混沌,尉迟方轻轻点头,没有力气再说话。

沉入无边黑暗前,尉迟方想,若是下辈子再见面,一定要做一个聪明些的人。

尉迟方去世那晚,长安城内起了大雾,子夜时分,有呜咽悠扬的笛声响起,全城皆可闻。皇城中的几个小小书吏知道,钦天监里当值的李太史,一夜之间就白了许多头发。

 

二.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

  “独孤兄,你发什么呆啊?”

    蜀地,阆中。独孤仲平远远看着山脚一处荒废的宅院,眼中似有波澜。李秀一走上前拍拍他,“怎么,有线索?”

  “没有,”独孤仲平收回目光,抬手挥了挥眼前细小的柳絮:“只是走神罢了。”

   长安诸案完结后,他们三人就各处游历,七月在江南,十月在陇上,烟花三月时恰好来到这嘉陵江边,听闻此处有狐妖作祟,就前来探查一番。韦若昭虽和他们走南闯北,冒险探案,但到底是个年轻姑娘,听说这里可能有精怪鬼魅,无论如何也不愿跟来。

  “你说,这会不会真是狐妖干的?”李秀一抚着一棵梧桐树上诡异狰狞的抓痕,不忘和今天总是走神的同伴讨论:“我可是听说,在贞观年间,这里就有过妖狐的传说,据说那妖狐后来还和人类在一起,有了一个孩子,不过那孩子长大后不知什么原因被族中开除了宗籍,就不知所踪了,你说会不会是他的......”

  “嗯,类似的传说东瀛也有一个,”独孤仲平漫不经心地打断他,“那位东瀛的狐妖之子可是在平安京当了大官,这里的狐妖之子,估计也在长安谋了一官半职吧。——鬼神之说向来无稽,李兄这么快就忘了长安的狼人案了吗?”

   “你这家伙......”李秀一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干脆横了他一眼,抱着剑往山林深处走去。按理说,李秀一应该是最不屑于把精怪之谈放在心上的人,可不知为何,这一次从老村民口里听来的这个故事却总是无端出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正是大好春时,一川烟草,风絮半城。被丢下的独孤仲平专心采摘着路边的桃花,自言自语:“或许那两位狐妖之子还是见过的,说不定彼此间还讨论过可以在孟婆汤里做手脚的小法术呢。”

    三天后,李秀一险些中了那装神弄鬼之人的计,好在他及时发觉,索性将计就计,把那作案之人给擒了个当场。

   当时的独孤先生正坐在一处廊下,春寒又起,他在白衣上搭了一件深青色长衫,怀里还抱着一坛自己酿的桃花酒,见李秀一正咬牙切齿地把捆的结结实实的案犯扔给当地捕快,淡淡说了一句:“你确实比从前聪明不少。”

春风中的画师笑得有几分促狭,眉眼弯弯,似有几分像狐,李秀一看着那样一张看了不下百遍的脸,稍稍一愣。

一恍神间,感觉他下一刻就会摆上一副市侩的表情,摊开手说一句:“银货两讫,童叟无欺。”

怕是这几日为了破案没睡好,一时间魔怔了吧。

 

离开前李秀一去了一趟那山脚的荒宅,意外见到了独孤仲平。

李秀一抱着剑,露出严肃的神情:“你怎么会在这里?”

“啊,我见你对那个狐妖的故事感兴趣,就来这个传说中狐妖之子的旧居来看看,还真让我有了些发现。”

李秀一心中道了声“果然”,剑眉一敛:“你发现了什么?”

独孤仲平认真道:“这户人家姓李,或许——你就是这李家后人也不一定啊。”

李秀一的脸上变换了几个表情,最后只是“哼”了一声就离开了。

  李秀一不太明白为什么最近独孤仲平总是爱开他的玩笑。

  偏偏自己还一点办法都没有,可气。  

 

三.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世人皆道楚留香武功智慧举世无双,无人可与他比肩。

  其实世人错了。

  彩蝶双飞翼,盗帅夜留香。他和胡铁花,就是这江湖中相互映照的星,是天地间永远并肩而行,不分彼此又不分高下的两个人。

   一年中秋,楚留香应老友之约,到了长安城中一处废弃的酒馆中,酒馆虽破落,却还有一轮明月,几坛美酒,一棵怪树,和一个坐在树上喝酒的酒鬼。

  “老臭虫,你要是再不来,酒店上个老板的藏酒就被我喝光了!”胡铁花飞身而下,那一半枯死一半茂盛的怪树抖了抖,落下几片叶子。

   楚留香从老酒鬼手里接过酒壶,佳酿尚未入口,酒香就扑鼻而来,他有些诧异:“这是什么酒?我这不通气的鼻子都可以闻到这酒香。”

“百年的桃花酿!嘿嘿,喝一壶醉上百日,你信不信?”

胡铁花已经醉了,摇摇晃晃地走了几步,倚着树笑得得意:“这么好的酒,全天下只有我可以弄到手,哈哈,老臭虫我对你多好,上百年的酒,我就这么等啊等,等啊等,等着你和我一起喝。”

醇厚的酒香和酒鬼身上浓烈的酒气让楚留香破天荒地打了个喷嚏,他揉揉鼻子,有些哭笑不得:“是了是了,你老胡真是天下第一大好人。”

胡铁花醉的迷离的双眼在夜色中闪着光:“我,不仅是天下第一大好人,将来还要做天下第一有钱人。”他右手揽住楚留香右肩,又毫不见外地把下巴放在好友的左肩上:“我把这个店买了,以后我要开始做生意,我要有钱,嘿嘿,要好多钱,有了钱,什么都买得到,我首先要把钱给十殿阎罗,判官无常,多换几年时间,好让我们多几年时间一起喝酒,打架,再喝酒,再......”

楚留香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了解胡铁花,他是一个浪子,四海为家,浪迹天涯,若是哪天浪子成了酒店老板,那么太阳都会从北边出来了。

又是他借着醉意一掷千金了吧,楚留香抬头好好看了看那破败的酒馆,心里估摸了一下身边的黄发醉鬼这次大概又被坑了多少钱。

月下树影婆娑,楚留香一手架着老酒鬼,一手拿着酒壶,竟然显出几分狼狈,即使如此,楚留香的心情还是不错的。

桃花酿是好酒,就像身边这一块长大的这个家伙,暖了寒夜,暖了愁肠,暖了这刀光剑影的江湖路。

好友在身侧,好酒在手中,这是个花好月圆的中秋夜。

 

   几个月后,江湖中发生了许多大事,人人皆知楚留香战败身死,一代传说就此陨落,其好友胡铁花下海经商,积累财富作为复仇之用,短短几年后,胡铁花富可敌国,无人可出其右。

番外.后身缘结他生里,此诺重,君须记

康熙十五年。

纳兰着一袭布衣坐在茶楼靠窗的位置上,初夏的午后,枝头黄鹂正热闹,他看着窗外的街道,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台上说书人的故事。

“......要说这贞观年间的李楼主,真可谓是人亦是妖,非人亦非妖,若说他是妖,他既不害人,又不修仙;可若说他是人,却又用着妖法徘徊于红尘,也不知究竟在寻着什么......”

那说书人上辈子是天宫里给人牵红线的月老,据说是有了想不通的难题,就来凡间找答案了。纳兰把颇有分量的银子放在桌上,转身离开。

今日父亲说请来了一位颇具才名的儒生,想要聘其为自己授课。

纳兰知道他是谁。

他姓顾,字远平,号梁汾。他这辈子叫顾贞观。

 回头却望尘凡处,惟记尘凡有故人。  

    

写在后面:

化用的诗词如下:(千万不要把文中小标题直接用于考试默写ORZ)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王国维《蝶恋花》)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苏轼《定风波》)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黄庭坚《寄黄几复》)

后身缘、恐结他生里,然诺重,君须记。(纳兰性德《金缕曲·赠梁汾》)

回头却望尘凡处,应记尘凡有故人。(管鉴《鹧鸪天·山色初晴翠拂云》)

BGM《剑锋落拓》- Tacke竹桑(词:沄汐  曲:银临)

出身江湖,傲然侠气于胸;立于戈壁,弯弓荡涤尘浊。
祝哈密瓜1007生日快乐!就算是写手也要来搞事情!

BGM——河图《伶仃谣》

这是一个几乎全员狗带的悲伤故事。

从青音回忆里的夫君开始,然后是满月君,青音,日美子(和她一家),再后来是晴明,最后,孑然一人的源博雅无法组队刷怪而狗带——“沉默的船家,你渡谁过江。”

大概是个致郁系吧,个人觉得其实不算虐啊。毕竟青音和丈夫团聚,满月君脱离无边苦海,日美子一家齐齐整整,至于晴博,也很好啊,最后不再隔阴阳,他,也来了。

【陈浩民角色群像】(神话篇)凌云逍遥神

陈浩民角色群像第三弹

这里有浩民的神仙剧三巨头:怼天怼地的藕霸哪吒,大眼萌的陈空空和执掌几年暑期档的道济,也有萌犬天全,俊毛鼠米俊非,和大力出奇迹的石敢当。

初识他,就见他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翻江倒海怼天怼地,他是神,腾云驾雾,自在逍遥的神。

另外,再次感叹很幸运在我拖延的这近一年时间里哈密瓜没有出演新的神仙角色,嘻嘻。

(原曲:HITA《踏月留香》) 

【道济】

醉眼含笑 逍遥游四海 

翻天一印修善缘解祸灾

传道济世 金龙破空来

千年灵隐梵唱穿云霭

倚菩提 待莲开 贫僧疯癫无挂碍

胭脂淡 离苦海 红尘一场无奈 

【哪吒】

天生心桀骜 展绫掀东海

执枪赴戎机 火光映战铠

少年将 盛名绝代

历劫难 登临神台

回头看故人依旧在

【米俊非】

山间流浪 识人心古怪

应笑我唯情字看不明白

【石敢当】

几番祸福 于迷途徘徊

挚友同行方恣意开怀

【吼天犬】

踏凡间 轮回转 一夜繁星乱云彩

死生劫 未曾叹 此身倾心粉黛

【孙悟空】

挥棒乱九天 黯然五百载

秉一念西行 明镜尘不染

战妖邪 我意慷慨

立云端 齐天不败

傲苍生驰骋三界外

【群像】

打马过人间 沾衣花未摘

凌云书传奇 清风绕衣摆

除魔道 未曾倦怠

得正道 万般自在

留万千豪气于胸怀